我也怀旧

怀旧是很浪漫的事。    我是读过几本书的,很向往浪漫,不过也只有借怀旧让自己浪漫片刻了。但有点遗憾的是,当我怀旧而回想往事的时候,我好像只能到一片树林里寻找一点绿色的浪漫。    那树林里没有恋爱,没有青春,也没有激情燃烧,那就是一片树林;树上的花也不够绚丽诱人,果实也不多,也没有斑斓的花草点缀林间,只是一片树林;也就十几种树木,普通得到处都是,而且很杂乱,像个样子算个成材的都说不上,只能说是一片树林。    没有哪一棵给我特别的印象,比如某棵树歪得可爱还是修长英俊,某棵树根像什么东西,我不记得我是否认真研究过,保存在我记忆里30多年的树林,其实一直很模糊。据说模糊算作朦胧,愈发浪漫,可这不是我怀念那片树林的理由。我该上幼儿园可没幼儿园上的时候,很多日子,也许可以说相当多,大约算大多数的日子,我就在树林里转悠,这应该是我怀旧的原因了,但我拿不准,因为照我现在的感觉,我仅仅是喜欢那一片绿色,那里有一片树林,是生在一个村庄中的树林。我曾经向别人炫耀,这片村中的树林比很多村子还大。    林子也不是完整的一片,被弯弯曲曲的村中小道和不下雨也可以当路的水沟分割成高低不平的十几块,分别属于几十家。除了给各家储备柴禾,或者献身土坯房的梁柱椽子以及桌椅门窗,还有结几个果子够主人家尝个鲜,人们似乎并不在意树林的存在,没怎么见过谁去种树,倒是经常见人们去随便乱砍,留下了不少成团的树根茬。树木大多数都是自生的,水沟边盘根错节全是树根,没有几棵大树,但树根都很长,有的树根上能长出一溜小树。    我从没想过林子里就有哪些树,反正没有珍稀树种,但现在整片树林都“濒危”了,要么是房子大模大样地摆进去,要么就被抛荒被遗忘,夏天时草比树还高,再也没有一个孩子去玩耍,只有蚊虫逍遥浪漫其中。有些人似乎忘记那里曾经有一片属于自家的地块,已经习惯“集体所有制”的农人在土地方面物权意识很淡漠,也就没人去珍惜那一片往昔的林地,也不屑分闲心在那里经营。    如果不是那片树林趋向没落,也许我就没了怀旧的必要,我只愿意那丛林保持着简单的绿色,这就是我的浪漫,我无论如何都绝对不肯回到只有树林的童年。我常听说有的人长大后念念不忘童年是无忧无虑的,好像觉得所有的童年都是无忧无虑的一样,可这所谓的“无忧无虑”是不是那些人真的最喜欢最愿意过的生活?果真如此的话,千万记住,一句都不要训斥“少年不识愁滋味”贪玩不为将来着想,也不该责备某个成人整天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是“不懂事”,否则你可就虚伪了。虽然我那时可能是无忧无虑的,但我现在知道,我的父母当年是过着无尽忧愁无尽费心伤神的日子,我只能勉强有件补丁摞补丁的衣服穿,也只能逮个蚂蚱打牙祭,看场电影当过节。我那时就知道父亲时常挨批斗,在家里说话也整天担惊受怕,总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谁要跟我提“童年的快乐”,我会想,先把他踢回那个岁月再说。我听说有人给那个时代起了个很浪漫的名字,叫“激情燃烧的岁月”,建议这种浪漫派滚到那个岁月,永远都不要爬过来,完全彻底地把所谓的激情连同自己一并焚烧个一干二净,免得叫人恶心。    我只肯怀念那片树林,那片绿色。无论哪里的树林,我都一样喜欢而且向往。只要是淳朴而简单的有生命的绿色,对我来说,无须怀旧,都是一样的浪漫。

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礼品伞定制,收藏本站链接地址:http://www.51lipintg.com/
2019-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