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从科技周曦:从出租屋到中行总部,这60米我们走了2年

  周曦 图片来自网络   今年5月份,云从科技成为了中国银行总部人脸识别平台的供应商一_本_财_经_网。2015年,云从科技的同事从重庆总部奔赴北京跟进这个项目。当时,他们在中国银行北京总部对面60米的中水大厦租了房子。在签下合同的当天,团队中的一位同事发了一条朋友圈状态:“我们花了2年的时间走完了这短短稍微60米。”   “看到这条状态,我很感慨。我们做到了,但这个过程确实不容易。”周曦在云从科技上海研发中心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说。   2015年4月份,云从科技在重庆成立,作为国内众多的人脸识别初创公司之一,这是一家从“出生”就贴上“国家队”标签的公司,也是唯一一家同时受邀制定人脸识别国家标准、公安部标准、标准的。团队的创始人员基本来自中科院,也是中科院唯一人脸识别代表团队,参与国家战略性先导科技A类专项,负责人脸识别研究和应用。   周曦是四川人,本科和研究生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随后到美国伊利利诺伊大学(UIUC)攻读博士,师从被誉为“计算机视觉之父”的Thomas Huang(黄煦涛)教授,在 2007-2011 年期间,带领UIUC团队六次斩获世界模式识别大赛冠军。   从海外归国,到中科院重庆研究院,再从中科院辞职创业,周曦为自己的人生做了2次选择。但看着自己的研究能在国内落地,周曦说这是自己创业以来最有成就感的事情。   2次选择   不给自己留后路是周曦一贯的作风。在辞职成立云从科技前,周曦也曾不给自己留后路:他毫不犹豫地从国外回国。2011年,周曦在黄煦涛教授的实验室里工作。从周曦的简历看,那时的他曾在IBM、微软、NEC等大公司有实习工作经历。按照一般人的路径,周曦今后会留在美国教书,或者到顶尖的科技公司工作。   “如果只是从研究的角度来说,其实美国是一个非常好的研究环境。”周曦说。但最后之所以回国,周曦说一是因为中科院重庆研究院领导三次飞到UIUC,邀请周曦回国,希望他能把技术带回国内。其次,周曦当时认为国内确实需要这些高科技的东西。能够把自己做好的技术在祖国普及起来,能够在大街小巷的生活中看到自己的技术,周曦觉得这是一件非常自豪的事情。   于是,周曦放弃了海外的高薪职位和成熟的研究环境,毅然地选择回国做科研。到了2015年,周曦又一次走到了人生的交叉口。他决定从中科院辞职,放弃了中科院的编制和稳定的收入,全身心投入到云从科技的创业中。据澎湃新闻了解,当时中科院鼓励科研人员创业,还为辞职创业的科研人员组织了欢送会,给他们每个人带上了大红花。   “放弃的理由很简单,要想把我们的研究落地需要一个商业公司来推动。当时云从创立时,我们的团队都放弃了中科院的编制,甚至没有人选择停职留薪的方法。这相当于是给自己断了后路,下定决心,要把人脸识别的技术在中国做起来。”周曦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全身心地投入到创业中后,技术科研出身的周曦才发现事情远没有他想得那么简单。这两年,他得到的最大感触是,一个好的技术与一个好的商业实践之间,有着巨大的鸿沟,而光靠技术和科研是远远不够的。   “从核心技术走到产品;从产品走到行业解决方案;从行业解决方案走到销售;从销售走到整个服务体系,这一圈只有你亲自走完,才能得到行业客户的认可,才能真正知道如何解决问题。”周曦说。   从十几页到300页的计划书   成立云从科技后,周曦选择的第一个人脸识别落地行业是银行。在人脸识别技术开始应用前,认证用户都是靠银行柜员人工认证的。但随着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柜台职员无法满足激增的用户,这时人脸识别认证成为解决这一问题的好办法。   从一开始的不被看好,到目前成为银行业人脸识别技术第一大供应商,周曦认为这一路有幸运也有挑战。   “我觉得我们其实算是幸运的,因为银行这个行业非常严肃、认真,也是个非常尊重技术的行业”周曦说,“而挑战更多来自对行业的认识不足。”   周曦告诉澎湃新闻,在创业初期,团队要去一家银行做投标计划,参与人脸身份认证的业务。为了拿下这个项目,做出方案,云从科技的科学家在一起憋了好多天时间,写了十几页的方案。   “我们当时自己觉得已经非常详尽了,也考虑到了各种情况。但实际情况却让我们大吃一惊。原因是,银行方说从来没有供应商给他们写过十几页的方案,最少都是300页起的。而这个数量在我们科学家看来,已经是相当于能出一本书的数量了。我们实在不知道这个事情需要写这么多内容。”周曦笑着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这个事情也让周曦团队迅速意识到自己对银行业的认识不足。要想让对方接受自己的方案,就必须从对方的需求出发。只有你熟悉了细分行业,了解整个银行的信息技术架构,才能知道自己需要做多少准备,才能考虑整个产品的解决方案。   另一个挑战则来自于身份的转换。因为云从科技成立之初,拥有的是科研团队,成员几乎清一色的是科研人员出身
2019-10-30